熱搜詞 捕魚達人電腦版 遼甯獨膽 現金信譽網投

      伯爵婚紗官網_左手父親,右手母親

      <p>                     依戀宛如紫色般清雅、純美的花季

      雨,一場轟轟烈烈的,洗滌了汙濁的街道,卻洗不掉深處的回憶。伯爵婚紗官網固執地淋著雨—反正也被淋濕了,那就濕個夠吧。希望可以看到你疊複的影子,定格成一張黑白素描畫。
      那些年的時光如流水一般,從我的身邊流淌而過,孤獨與寂寞開始在我的世界上演,回憶與思念也開始在我的內心瘋狂的滋長。漸漸的回憶起那些年的我們。
      那些年的我們,歡樂的時候一起微笑,沮喪的時候相互鼓勵。我們有太多太多的相似點,我們是積極勇敢、有理想、敢于追求夢想的女孩,兩顆貼得很近的心偶爾不安分的時候,會一起逃,一起放縱地做我們喜歡做的事,毫無顧忌地釋放壓抑之後,一起仰天大笑,然後繼續我們尋夢的旅程。
      那些年的我們搶過同學小胖的冰淇淋就吃,一起數過數也數不清的星星,玩過過家家的遊戲。熊孩子般的我們還曾經一起吃著偷摘來的芒果,被鄰居的阿婆追追趕趕,我們仍露出長不全的門牙,笑得龇牙咧嘴……
      那些年的我們,望著比我們大不了幾歲的學長、學姐,踮起腳尖張望遠方,想象著會有一大堆吃不完的零食和看不完的漫畫書在等著我們,說好會永遠在一起,有福同享,有難同當。被斜陽映照在地上的是我們手牽手的影子。原來,那些年的我們是那麽的幸福。
      那些年的我們,你的英語棒棒的,你總是我的英語小老師。時不時跑進你家,會問幾個單詞的意思。
      你用筆頭敲了我的腦袋,認真地說:“笨蛋,以後我就當你的字典算了。”
      我歪著腦袋,學你一本正經的樣子,笑嘻嘻地說:“好啊,字典……”
      那些年的我們愛畫畫,只要有白紙什麽的,都是我們描繪夢想的地方,就連試卷的一些空白處也繪滿線條的痕迹。
      不知不覺地來到我們最後一次見面的地方。那天傍晚,當我跑出教室准備回家時,原來晴朗的天空突然陰沉,大風驟起,滾滾烏雲瞬間就掩蓋了整個天空,一聲炸雷就劈開天空,傾盆大雨直瀉而下,整個世界都被籠罩在雨瀑裏。我放眼望去,只見白茫茫的一片,看不清任何東西。突然,不遠處出現了背著背包的你,穿著我們在街上降價甩賣的衣服。
      你慢慢地走向我,你一臉憂傷地望著我,輕輕地拉起我的手,哽咽著說:“對不起,小薇,我媽要接我去‘揭陽一中’讀書!我們不能在一起了。”
      我那時也控制不住了,喉嚨像千千萬萬根針在紮著,很刺痛,很難受,淚水在眼裏打轉,傷心地趴在你的肩上痛哭:“爲什麽?不是說好永遠在一起的嗎?”
      你緊擁著我,哭著說:“爲了夢想,我們一起努力。不管天涯海角,我們的心都會永遠連在一起。我媽已經在校門口等我了。這是你最愛的小貓,給!再見。”
      我望著小貓,呆呆地愣在原地,望著你遠去的身影,心裏默默地告訴自己:“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,珍重!我會永遠記住路人A的你。”
      回憶著,我的淚劃過了臉頰,正與臉上的相混著昔日的一切如電影一樣,重演在腦海裏。正如你說的,回憶像一張過期的電影票,可以擁有,卻無法重演。我要充一句:雖然回憶這張過期的電影票溢滿了憂傷,但你可以去珍惜,因爲電影的情節,是充滿歡聲笑語的。

       回憶像列車無聲無痕地在鐵軌上緩緩滑過,時光紛紛倒退,一切在過去,在那亦對亦錯的陳舊中重來,像一場厚重冗長的迷夢。
        我坐在火車上,望著窗外,一片黃土地從眼前迅速飛過,接著的又是一片黃土地。我在這條鐵路上來來回回了十多次,也沒有見過它長過一棵草。
        坐在我對面紮著兩條馬尾辮的小妹妹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,她天真地說道“姐姐,這裏到處都是黃土,是不是沒有父母的照顧啊?”我對她的話有些驚訝,但我還是笑著點了點頭。
        父親,母親。
        多麽熟悉的字眼,只可惜它變得有些生疏,陌生,且離我越來越遠。
        我的思緒開始停滯不前,那原本被我抹殺的記憶,卻又重新拾回來。
        夕陽已經完全落下,天空頓時變得昏暗起來,但天邊那殘留的一抹晚霞卻紅得可愛。
        母親牽起我的右手,父親也牽起了我的左手,這個畫面,是溫馨的,但對于我來說是可怕的悲哀。
        我們都沒有說話,只是靜靜地享受著微風掠過臉龐那種惬意的感覺。這還是我們全家人第一次出來散步,我盯盯母親,又瞧瞧父親,他們的心事很重,煩惱也帶走了他們的青春,臉上又多添了幾條皺紋,頭上也添了幾根銀絲。
        母親突然開口說話:“走吧,爲了這個家,也爲了孩子,走吧!”父親停下腳步,靜靜地注視著母親,沒有回答,只是輕輕地點了一下頭。
        我們又繼續向前走,直到身影消失在最後的余晖中。
        他,還是走了。
        我還在恬睡,父親就走了,臨別前,他俯下身子輕輕地親吻了一下我的額頭,什麽也沒說,就這樣走了。
        母親回到家中時,我已經醒了,她坐在床邊,對我說爸爸走了。這四個字並沒有讓我因爲舍不得而放聲大哭,我只是“哦”了一聲,相反,母親的眼淚卻忍不住往外流,她在父親面前忍得太久。她將我緊緊地摟在懷中,不說話,只是哭,我也不說話,只默默地看著她。
        那年春節,父親也沒有回來,母親也不肯給我多講父親的事,我們兩個就安安靜靜地過了一個平安夜。深夜時分,父親來了電話,母親還在熟睡,而我卻根本睡不著。
        父親慈祥地說:“喂,是琪琪啊,春節過得好不好啊?”我輕聲“嗯”了一下,一瞬間的沉默。父親沒有多說,只問了一句母親在哪兒,當我說她在睡覺時,父親便挂了電話。沒有道別,父親和女兒仿佛隔了一層隔膜。
        心不知是什麽樣的觸動,一夜無眠。
        第二天,我並沒有告訴母親昨晚父親來過電話。
        春節過完,,母親把我叫到她的身邊,說:“孩子,媽媽也要走了,和你父親去打工,你在家要好好跟著爺爺奶奶,明白嗎?”這一次,我卻哭了,我在父親離開後沒有哭,是因爲還有母親在身邊,而這一次……
        十多年了,我也由當年那個小女孩長成了一位少女,在我的成長裏,早就習慣了沒有父母的生活,我不會再哭,也不想哭了。
        這一次見面,我無法想象會發生什麽……
        火車行駛了這麽久,伯爵婚紗官網終于看見了一棵正成長的小樹,在余晖中,它顯得多麽地孤獨,多麽地驕傲。

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0 2001